当前位置:书海首页>武侠小说>残影断魂劫
恢复默认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默认黑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分享到:

下卷  浮生叹 第389章 三十(9)

书名:残影断魂劫  作者:以殁炎凉殿  本章字数:3526 字  创建时间:2018-03-14 00:56

李亦杰道:“我和玄霜名虽师徒,可一个愿打,一个不愿挨……总而言之,就是捏不到一块儿去。我总是对他板了面孔说教。这次我突然就向他说,皇上要改诏如何如何,说不定他又要以为我是换了种教训方式,更增忤逆。跟我的关系,也会再次跌个几档,到时……”

陆黔冷笑道:“说来说去,李亦杰,你还是不肯去对吧?别以为我在吓唬你,等到皇上真的下了旨,你后悔也来不及。做兄弟的再奉劝你一句,宫中争斗黑暗,又向来是母凭子贵,玄霜随便封得个小王,他那个新当上皇帝的哥哥嫉妒他往日才能,定会对他处处排挤。在朝堂上皇帝与官斗,后宫中太后与妃嫔斗。那个女人未必曾有韵贵妃受宠,这一朝地位今非昔比,为求稳住位子,还不知拿得出多少手段来?不止她一个,皇上身边,更有一个皇后呢?所以这以后的日子,你最心爱的韵贵妃,只怕就不大好过了。”

程嘉璇心脏跳得几乎要从口里蹦了出来,暗想:“怎么回事?他们说什么……另立太子?皇上不是一向最疼玄霜的么?”将脑袋又探出了些,唯恐遗漏一句。

对于李亦杰,沈世韵永远都是他的软肋。听得陆黔分析,已被说服了大半,道:“可玄霜的确跟我不大好,你也是知道的。咱们该找个能说得上话的,再去劝他。”

陆黔低声咒骂几句,忽道:“你觉得汤少师怎样?他是过去的状元公,辩才一流,玄霜也一直很敬重这个师父,他去倒是最好不过。”李亦杰叹道:“我曾和远程说起过,可他本意就不大支持玄霜做皇帝,更别提帮我们去当说客了。”陆黔奇道:“那是什么缘故?自己教的弟子当上皇帝,于他面上不也有光得很?”

李亦杰道:“他的见解好像是说,当了皇帝便会备受拘束,又遭其余兄弟妒忌,还不如做个亲王,来得逍遥。”陆黔怒道:“歪门邪说!汤少师的脑子简直进水了!他读书读傻了么?竟会连如此粗浅之理也看不明白?”

李亦杰道: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远程是个读书人,只想辅佐君王,尽忠报国,可从没想过自行称帝。有此见解相左,也能理解。”转了话题说道:“咱们刚才都忽略了一事,如是请人代为转述,言语中难免有所差池。分说不清还在其次,要给玄霜另生误解,那就不妙了。这该如何是好?”

陆黔一拍脑袋,道:“你要不提,我都差点忘了。不如咱们将留书塞在一个竹筒里,埋在树底,邀他夜半来此,自行挖掘。再另外寻块木片,刻上地点,寻个他身边亲近之人送过去。到时即使出了什么差错,也追查不到我们头上,可说万无一失。”

李亦杰一时别无良策,只得含糊应允。陆黔一得人响应,更是起劲,在树干上劈下一块树皮,又在地上捡起尖锐石子,缓慢刻画。

程嘉璇距离得远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她虽好奇这木片上究竟有何秘密,但终究在宫中待了多年,懂得轻重。此时若是不走,万一刚好走了背运,给陆黔发现,定会视她为递送木片的最佳人选。谁知其上是否刻满了图谋不轨之语?给人告发,是要掉脑袋的事。再者即使暂时不知,等他们另寻人交给玄霜,以自己同他的关系,随时都可借来一观。

身随心动,立即掉头就走。不料想忙中添乱,脚下刚不巧踩断一根树枝。静夜中“咔”的一声清脆爆响,听来格外清晰。程嘉璇暗中叫苦,连叹哀哉,没等她企图掩饰,眼前便是一花,被人捂住了嘴巴,搂过头颈一揽,没入树丛。

陆黔在武林成名已久,听风辨形之能已然超乎常人,身旁的轻微响动自都逃不过他耳朵。有意拉着程嘉璇,与李亦杰避开段距离,才慢慢挪开了掩在她嘴上的手掌,笑道:“我还在想,是谁这么大胆,敢来偷听我和李大人深夜密议,原来是小璇啊?这就难怪了。哎,不过说实在的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程嘉璇脑中瞬间掠过了不少人无意间闻听秘密,后被杀人灭口之事,脊梁上惊出一层冷汗,忙摆手道:“没有,没有,我只是睡不着觉,出来走走,刚好路过这儿,什么都没看见!就算你跟李大人说了话,我也一概不知。”说话间暗自后悔,这可不是摆明了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?

陆黔笑嘻嘻的道:“是么?那你以为,我跟李大人会谈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

程嘉璇心知这回是到了生死关头,一句答错,就得身首异处。但看到陆黔将木片夹在双指间把玩,她对此早存疑惑,刚才为图谨慎,强压好奇,假如左右是个死,那也得看过木片,做个明白鬼再说。假作天真,道:“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。你们谈什么,哪是我这个做丫鬟的有资格关心?只是……只是我碰巧听到一句,是说什么木片……我想,是不是你们两个闲来无事,童心大发,就来林子里捡木片玩?那一定很好玩?”

陆黔笑道:“是啊,确是好玩,你要不要一起来玩?看看吧!”指尖一弹,木片“嗖”的声飞了出去,力道恰到好处。程嘉璇双手接住,这回是陆黔主动给她看,不做违心推辞,忙仔细看了起来。见几个歪歪扭扭的汉字时辰,正值一头雾水,颈侧忽觉一痛,一柄冰凉的刀刃已近在眼前。陆黔脚步一错,起落间欺近她身侧,拔出一把短小藏刀,压上她脖子。

他自打索命斩自手中失却后,久已怀愤,可宝刀落入皇家宝库,无以重夺,只好以物代物,买了把外形有几分相似的精致藏刀佩戴。刀刃极为锋利,买来后还没上过手,程嘉璇误打误撞,当了头一块试刀石。

程嘉璇感到颈上尖锐的压迫之感,全身都在剧烈发抖。可又不敢乱动,唯恐一个不小心,给锋刃划伤。颤声道:“陆大人,你们说的话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听不懂。不过我保证,一定不会说出去,好不好?你就放了我吧。”

陆黔道:“好,爽快。不过这还不够啊,你看过木片,知道了此事的来龙去脉……要想活命,还得帮我们一个忙才成。喂,去把这木片交给玄霜。这凌贝勒么,跟你最熟识了,要怎样跟他相处,不用我多教你了吧?”

程嘉璇辩解道:“最近……我跟他……也刚刚闹僵了,他也挺恨我的。这会儿再去招惹他,或许他正在气头上,看也不看,那……你们的苦心,不就都白费了?我……我就是个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笨丫头,此等大事,你还是去找个更可靠的人去办,比较稳妥。我,这都是一片好心!”

陆黔道:“谁理你是好心还是歹意?你要是答应去送呢,就跟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,以后大家风雨同舟,有什么事,都是互相照应着。木片上写得一清二楚,就须你往前这么一递,不须另费口舌。因为知道你这丫头笨啊,嘱咐得再多,也一定是记不住。你瞧,够体贴了不是?要是不去呢,君子有成人之美,我也不能强人所难。只不过此事实在牵扯太广,一旦泄露了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那我也只能相信,唯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。”说着在刀锋上轻轻吹了口气。那一股森寒沿着刀锋传到程嘉璇脸上,透骨凉意激得她机伶伶的连打几个寒颤。不得已问道:“那……要是被发现了呢?”

陆黔道:“被人发现,为保守秘密,就该立即以死谢罪。”看着程嘉璇脸色惨变,才觉目的达到,哈哈一笑,接着又放低了声音,低语道:“那是万中取一之想,除非你是衰星转世,否则哪会有这么霉?你不肯答应呢,现在就死。去了呢,倒有九成没事。你觉得,你还有选择的余地?”

程嘉璇还想再做确认,道:“我只要把木片交给他,真的一句话都不用说?什么都不必向他解释?”

陆黔不耐道:“是啊!到底要我说几次你才会懂?不用!这就是个傻子都能干的任务。我们只不过是找个能接近凌贝勒的身边人。喂,考虑得怎样了?老子可没耐心一直跟你耗下去,我数一二三,一……”

程嘉璇不等他数到二,就匆忙应道:“好好,我答应,我答应!”陆黔微笑着挪开刀刃,遂又侧过刀背,在她脸上轻拍了拍,笑道:“我就知道,你会做出最聪明的决定。”

程嘉璇道:“可是作为交换,你要告诉我,另立太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否真有介事?”继而自觉语气过于严厉,倒像胁迫人时的蛮横之言。她是向来不惯强硬,忙改口道:“我的意思是,请你告诉我真相,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。”

陆黔冷笑道:“好,我就跟你说了。这事儿就算不是真的,起码也有个八九不离十。我是好意提醒玄霜,不过么,代他东奔西跑不假,也别把我当成个过于舍己为人的热心好汉。这无利可图之事,我一向是不做的。假如自行起兵,那敌人就是整个朝廷。满清刚刚站稳脚跟,虽说天下未定,在中原大地上终究是成了棵扎根大树,不易对付。如今得着这天赐良机,我怎能不好好把握?”

程嘉璇惊呼一声,又忙掩上嘴巴,学着他压低声音道:“啊,对了,你早就想当皇帝。现下……是打算浑水摸鱼,终于要有所行动了?”

陆黔道:“别说得那么难听。我鼓吹玄霜造反,随后再借着他的名义,兴兵举事。玄霜定会全力出兵相助。如此一来,我不须费一兵一卒,只消仗着旁人势力,就能攻下整个皇城。到时我再废他自立。不过这玄霜么,好歹也算有劳,就封他个……开国大将军好了。你别误会,我这也是为了他好。玄霜年纪尚幼,就算做得了皇帝,底下又有几人能真心服他?难道你甘愿去听一个小孩子的调遣?到时引得下属各部叛乱,诸侯并起,又须得出力镇ya,岂不麻烦?所以,不如这个位子我先代他坐,等得百年以后,或许我当皇帝就当腻了,想要修道成仙了,那时再禅让给他,他也长大了,经验更为充足,人又机灵,要不了多久就能学会。那时,就是皆大欢喜。”

本文为书海小说网()首发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目录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同好书推荐